贵州新市民罗正国的幸福生活

 二维码 117

贵州新市民罗正国的幸福生活

      【罗氏传媒】转贵州日报讯:从人多地少的石山区搬到地广林茂的土山区,再搬到设施齐全、生活方便的县城 新市民居住小区。40年间,他两次搬迁,日子越过越好——

WIRELESS201907220839000432565754880.jpg

百口整乡搬迁新市民居住区全貌。

       66岁的罗正国没想到,自己这辈子真的成了城里人。

       7月12日下午,在册亨县城纳福街道百口整乡搬迁新市民居住区3栋1402号房,罗正国带着记者一间间参观他的新家,客厅、厨房、厕所、3间卧室,家具齐全,井井有条。

  罗正国的老家,在册亨县最偏远的百口乡。说是老家,其实那也不是他土生土长的地方。1978年,罗正国就搬过一次家,从世代居住的坡妹镇走马村搬到百口乡各江村。册亨人习惯以老县城为界,将北面的坡妹、坡坪、冗渡等乡镇称为“上半县”,南面的百口、双江、巧马等乡镇称为“下半县”。

       “‘上半县’是石山区,人多地少,辛苦一年还吃不饱。”说起以前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两个“老家”,罗正国感慨不已,“‘下半县’山林茂,土地广,人口少,只要勤快,就不会饿饭。”上世纪七十年代,册亨县动员“上半县”部分农民搬迁到“下半县”居住。

       “国家政策好啊,每户发30元至50元搬迁补助费,还免除3年的公粮、余粮。”罗正国说。

        1978年2月17日,拖家带口走了三天三夜,罗正国终于到了百口乡各江村。连夜找茅草和木棒,简单搭了个窝棚便算是定居了。

  回想起那段艰苦日子,罗正国并没有觉得心酸。因为那次搬家,是他一家三口生活的转机。

勤劳踏实、头脑灵活的罗正国没有辜负党的好政策,日子越过越好:1982年,修起了土墙青瓦房;2004年,修起了砖瓦房;2010年,又建起了平房。

  除了种包谷,罗正国还搞养殖,50多只羊、10多头牛……虽然生活并不富裕,但一家人在当地还算是“有头有脸”。1996年,他当选为村委会主任。

 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像罗正国一样,从“上半县”搬到百口的人们,披荆斩棘、披星戴月、垦荒耕种、艰苦创业。

然而,重重大山阻隔了外界的信息,也封闭了群众致富奔小康的希望。

  山高坡陡,广种薄收,春天种下满坡包谷,秋收也只能勉强糊口。31个村民组,有8个自然村寨属于地质安全隐患区。

交通不便,到镇上28公里,赶场要走四五个小时,去县城乘车要6个多小时。娃娃读小学都只能住校。最怕生病,小病只能拖,大病就看各人的命。村里的年轻人忍受不了封闭和贫困,纷纷外出打工。脱贫攻坚春风起,罗正国再一次沐浴易地扶贫搬迁好政策。

  通过全面排查和精准识别,作为册亨县最偏远的乡镇,百口乡将整乡搬迁到县城,各江村成为第一批搬迁对象。

听到好消息,多数村民欢天喜地——

    “国家免费分房子,一步变成城里人,这种好事去哪里找?”

也有人担忧——“搬到县城吃什么?我们的山林、土地是不是要收回去?”各级干部进村入户动员,讲透政策,打消顾虑。慢慢地,大家都想明白了。

       2018年2月18日,时隔40年后,罗正国迎了这辈子第二次搬迁。他和各江村第一批搬迁户一起,搬进了县城纳福街道百口乡整乡搬迁新市民居住区。

  通过抽签,罗正国分到一套120平方米的电梯房。“上下楼,一按电梯,一分钟就到了。”和记者聊起现在的生活,罗正国嘴角都挂着笑容。“搬出来没有庄稼种,也不能搞养殖了,你觉得划不划算?生活靠什么?”

罗正国掰起指头给记者算账,话语里是满满的幸福。

      “划算得很。儿子、儿媳都在县城找到了活路,每天至少能挣200元。我在小区帮忙搞物管,每月1500多元。老伴就照顾两个孙子读书。感冒了,5分钟就到医院。买东西,楼下什么都有……”此次百口整乡搬迁1350户5443人。和罗正国一样,40年前从“上半县”搬到“下半县”,40年后又搬到县城的有219户923人。

  走进新市民居住区,一楼的门面都是搬迁户在经营,超市、小吃店、家居用品商店一家接一家。

      “政府免一年租金,生意还不错!”看得出,这些居住在大山里的新市民,已经越来越习惯今天的新生活。在册亨干部群众中流传一个说法,百口,是吃百家饭的意思;纳福,是收纳幸福的意思。从百口到纳福,罗正国和乡亲们的幸福日子才刚刚开头。



      (编辑:罗会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