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
我的资料
  购物车 (0)  
亲,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~
去购物车结算
   
查看手机网站

千年烟云俯仰间 ——走进罗荣墓

 二维码 38262

   一座墓茔,一通石碑,信仰之间,自然而然地将人带入千多年来的历史烟云之中。早就知道罗荣墓,知道,并未能给人带来亲临其境的这种感觉。几度去三岔,走近罗荣墓,这还是第一次。时为201557是,参加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组织的三岔采风活动。

墓地在南白至三岔场场口的罗家坡。约为半圆形的墓园,大约八九十平方米,园门在南面直径中部,前面是一片开阔的菜地。

墓,标志着一个人生命的终结,罗荣,作为历史人物,其墓还昭示着一段历史的开始。

言及唐末入播之土官,知道杨端的比知道罗荣的多,这与杨氏治播时间之长,影响之大有关,因而也常常有人将杨端视为唐末入播土官之始。而罗荣入播比杨端早一百多年。

唐代宗大历五年(770年),罗荣因“夜郎叛”而奉命率兵进入播州,并“世侯播土”(《遵义府志·土官》)。第五代罗太汪为叛乱者所逐,出依泸州叔祖罗勇。唐僖宗乾符三年(876年),杨端率兵入播,罗太汪随杨端返回播州。由此,对播州的治理,杨氏为主,罗氏次之。

罗荣、杨端所据之播州,并非州治所在,时播州治在今绥阳县境内,罗、杨所据,乃播州西南部,即今遵义县南部地域。这有明万历三十二年(1604年)在旺草(今绥阳县境内)发现的“汉尹珍讲堂”碑为证。碑上刻明此碑为“唐广明元年七月六日播州司户崔礽立”。“广明元年”为公元880年,在杨端入播的876年之后,说明杨端入播后,朝廷委派的流官依然还在施政。20世纪40年代浙江大学谭其骧教授写于遵义的《播州杨保考》一文中,也特别指出唐末罗、杨所据乃播州边沿之地。

所据虽非州治,罗荣墓仍昭示墓主为唐末入播土官之始。

墓坐北朝南,石砌墓裙,墓顶封土,长近6,宽4多,高2多,颇为壮观。但墓中并无墓主遗骸。

遗骸何在?明进士何缨《罗秉信碑记》中说,罗荣“卒于官,葬播南十里许九平之原,俗呼总戎之墓”。“九平之原”为今红花岗区忠庄镇蒙氏垭。“总戎之墓”在明万历年间被播州宣慰使杨应龙派兵平毁。清咸丰八年(1858年)罗氏后裔在今墓地处建了衣冠塜。

遗骸不存,衣冠塜依然是入播罗氏后裔对始祖景仰、拜谒之地;“虚”墓依然彰显着遵义地域唐末一段真实的历史。

民国三十三年(1944年),扩建墓园,竖四棱碑,置石桌凳和拜台,文革时被砸毁,1986年集资大体按旧貌修复。

大理石四棱碑,高4,边宽0.6,竖于三重石级之上,碑帽为上圆下方的“将军盔”。正百竖刻“唐封播州侯始祖罗荣讳荣字政卿之墓”,右署“贵州文献征集馆长前教育总长任可澄题”,此系恢复民国三十三年时的状貌。碑阴刻遵义县人民政府《重修罗荣墓记》。碑东侧刻《罗荣自叙》,碑西侧刻《大唐太师杨端公叙》,两“叙”为罗荣、杨端先后分别为罗氏“忠爱堂”所写之谱序。此为遵义以及贵州留存至今的最早的三篇散文中的两篇。有人认为两序或有后人的加工与润色,但仍显现着相当的历史真实。

衣冠塜与四棱碑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讯息,成为千多年来相关历史的有形载体,1984年,遵义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罗荣墓,示终昭始,骸无史真,两毁犹存。历史,诚然不会因载体的毁损而不复存在,而蕴含丰厚的载体却弥足珍贵,当倍加珍惜。

作者简介:曾祥铣,男,现年72岁。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人。民盟盟员,民盟遵义市委原主委;原遵义教育学院副院长;遵义市政协原副主席;贵州省写作学会顾问,中国写作学会、贵州省写作学会、省文艺理论家协会、省民间文艺家协会、遵义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;原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,《遵义市志》特聘顾问,《遵义百科全书》编辑部常务副主任,遵义师范学院客座教授。


文章分类: 宗祠家庙
分享到: